当前位置:首页  »  熟女少妇  »  淫荡佛爷与美女的激情(中)

淫荡佛爷与美女的激情(中)

  黄鹰见此美景只感下身一热忙矮下身子怕自己裤裆的变化被晚衣发现,心中顿时涌生将这绝美少妇剥光了按在床上疯狂奸淫的念头,只是脸上不变道:「大小姐您有所不知,堂主他这一年来一直流连于赌坊妓院欠了很多的银两,结果他就拿丰城长空帮产业获得的利润来填补,甚至还强收商贩保护费。」「有这等事?不可能,如果他真这么做了你们为何不向我爹禀告?」晚衣摇头不信。
  「没办法啊,如今丰城已经是他一手遮天了,他和当地的官府也有勾结,我们堂中原来的红旗香主叫常贺昆,他看不惯甘堂主的所作所为想向帮主禀报结果被人告密,那晚居然莫名其妙家中失火,他一家五口全部被烧死在房中,常香主武功也不弱纵然家中失火也没道理会逃不出来,我后来再查验失火和被尸焦的尸体,发现一家五口的焦尸竟全都躺在床上的位置,在如此大火之下他们竟全都躺在床上大睡不动那最有可能的解释就是在大火燃烧之时他们已经被制住不能动或已经遇害了,得_得_撸常香主死后甘堂主就让他的一个心腹就是那个奸淫车掌门的杨健当了红旗香主,这小子跟他是一个鼻孔出气专门欺压百姓奸淫民女无恶不做,甘堂主对他的行为视而不见听之任之,而分坛中半数以上的人都已经为其所控制,我这一年来敢怒不敢言忍辱负重就是希望有机会能够指证他们的罪行」黄鹰一脸悲愤的说道。
  「竟有这样的事?甘百霸竟是这样的人?那你怎么知道他和被掳劫的女子有关呢?」晚衣半信半疑道。
  「是这样的,我一月前晚上上茅房,无意见看见一个黑衣人敲甘堂主的门,甘堂主开门后让他进去了,我甚是诧异便凑上前从门缝中往里观瞧,只见甘堂主交给他一圈纸说这是丰城的地图,目标都在地图上画了圈,还说什么这些娘们个个都是上等货保证他们满意,我躲在墙角看那黑衣人带着地图越墙而去,几天后城中发生女子被神秘掳劫的事件,后来甚至发展到了恒山派女弟子在长空帮分坛中被人掳走,结果清一掌门率众在城中巡逻想救回弟子却反而被对方伏击,若不是长空帮中有内奸她们岂会中计?再加上这次清一掌门又在分坛失踪,杨健更是敢迷奸车掌门,没有甘堂主给他壮胆他岂敢如此胡作非为?」黄鹰越说越是激愤。
  晚衣默然不语沉吟片刻道:「你说的如此肯定但我蔫知你会否欺瞒诬告于我呢?」
  黄鹰三指向天发誓道:「大小姐,我黄鹰对天发誓,刚才如有半句假话愿遭天打五雷轰绝子绝孙……」
  对方发了如此毒誓不由得晚衣又信了几分,只是甘百霸毕竟是丰城的堂主,这里又是他的地盘,如果贸然和他对质会否打草惊蛇呢?何况现在只有黄鹰一面之词并无实据啊。
  此时门外声响,却是甘百霸的声音:「大小姐……大小姐……那恶徒已经招供了……」
  晚衣心道:且听听他说些什么。当下向黄鹰使了个眼色向梳妆台后一指,黄鹰会意闪身躲到梳妆台后。
  「你进来吧……」晚衣清亮的嗓音响起让甘百霸的精神更加振奋了,他一开门却见晚衣正坐在椅子上,那突起的双乳尖和裙间隐现的黑毛还有那晶莹的足踝顿时眼前一花险些滑倒,大……大小姐怎么打扮成这样?
  晚衣看他神色怪异心中疑忌更甚板起脸道:
  「甘堂主,那恶徒到底说什么了?」
  甘百霸一惊忙收敛心神道:「禀大小姐,那恶徒挺刑不过已经招认称他是蜀中唐门的弃徒唐天绝,而那个被清一掌门斩杀的恶徒是他的师弟唐地灭,两个月前他们被人所雇佣帮他们在城中掳劫女子。」
  「哦,那几个袭击我的黑衣人是谁?他说了吗?」晚衣秀眉一扬道。
  「他说不知道他们是谁,只知助对方将那些女子掳到后就会付给他们赏银,那些女子关在何处他们一概不知,而每次来联络他们的就是我分坛中的副堂主黄鹰……」甘百霸刚说到这里,梳妆台后的黄鹰突然窜出骂道:「姓甘的,你好卑鄙,明明是你勾结这帮恶徒掳劫女子却还要赖在我头上,简直是恶人先告状,大小姐你千万别听他的,他才是跟那帮恶徒一伙的。」甘百霸见黄鹰竟从晚衣房内的梳妆台后冒出不禁惊的目瞪口呆,而看晚衣看自己的眼神也甚是不善,不禁心中一凉。
  「黄鹰,你才是恶人先告状呢,是你助那帮人掳劫女子,如今却还敢往我身上推,大小姐,你要相信我,我是清白的呀……」甘百霸怒道。